利比亚会不会成为“另一个叙利亚”

  利比亚会不会成为“另一个叙利亚”

  6月4日,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在的黎波里南部地区庆祝收复整个的黎波里。新华社发

  今年3月,在利比亚的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武装人员在战斗中射击。新华社发

  【特别关注】 

  6月23日,阿拉伯国家联盟召开利比亚问题部长级会议,阿盟秘书长盖特会后宣布,“利比亚危机的国际化令人担忧,利比亚正处于危险的关头”。阿盟反对“有关国家违反对利比亚的武器禁运并派遣雇佣军行为,拒绝外国势力对利比亚的公开军事干预”。他强调,“坚决维护利比亚的国家统一与独立,政治解决是稳定利比亚的唯一途径”。

  埃及总统塞西20日在视察西部军区时发表讲话称,埃及有干涉利比亚的合法权利,指示军队为处于该国境内或境外的任何军事行动做准备,埃及军队有能力保卫自己的国家。他还警告说,不允许任何方面对埃及西部边界的安全构成任何威胁,并指出利比亚的苏尔特和朱弗拉是埃及的“红线”。随后,土耳其前外交部长雅克什表示,埃及的军事干涉并不会动摇土耳其支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决心。民族团结政府的部队将会在土耳其的支持下继续对苏尔特和朱弗拉发起进攻。

  逐步升级的利比亚战事

  2019年年末,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电视节目中表示,利比亚可能成为“另一个叙利亚”。现在看来,这番表态似乎早已预示了利比亚可能成为中东和世界大国冲突的一个新的主战场。各国在利比亚的代理人战争或转化为直接正面对抗,带动北非和中东局势进入新一轮动荡期。

  2011年初,利比亚被卷入“茉莉花革命”,随后北约国家联合利比亚反对派武装暴力推翻了卡扎菲政权。如今9年过去了,利比亚的冲突和内乱反而愈演愈烈。被联合国承认的西部民族团结政府与受利比亚国民军领导人、“军事强人”哈夫塔尔支持的东部国民代表大会分庭抗礼,分别控制首都的黎波里和东部地区。今年4月,受到埃及、阿联酋和俄罗斯的支持,利比亚国民军对的黎波里发起军事行动,与控制该市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队交战。最初战事进展顺利,国民军甚至一度控制了首都外围的国际机场。随后,在土耳其的直接军事支持下,民族团结政府成功击退了哈夫塔尔部队,并发起了反攻。经过数周激烈战斗,民族团结政府军队已从国民军手中重新夺回瓦提耶空军基地,并将其列入利比亚西海岸“解放区”之一。随后民族团结政府军从三个侧面向苏尔特进军,但国民军的空袭阻止了政府军攻势。

  6月6日,塞西与哈夫塔尔、国民代表大会主席伊萨在开罗举行会谈。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塞西发表声明,呼吁利比亚交战各方自6月8日起停火,并提出多项促进利比亚和平谈判的举措。民族团结政府断然拒绝了该倡议,并于当日继续向东追击国民军武装。支持民族团结政府的武装组织发言人穆罕默德·格努努8日说,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呼吁麾下武装“继续向苏尔特推进”。土耳其也拒绝了埃及的计划,称其为“拯救哈夫塔尔的呼吁”。

  兵家必争之地:苏尔特和朱弗拉

  哈夫塔尔率领的国民军在2017年攻占了朱弗拉,于2019年6月占领了苏尔特。朱弗拉位于的黎波里东南约650公里的大沙漠地区,是利比亚战略性空军基地所在地,这个基地是利境内最大、设施最先进的空军基地,经过现代化改造的基础设施可以装配最先进的空中武器。该地区还连接着利比亚的东西部和南部,因此,控制朱弗拉的基地几乎意味着控制整个利比亚的一半,进可攻退可守,并直接辐射和威胁埃及的西部边界。

  苏尔特市距的黎波里约450公里,距埃及边界约1000公里,位于的黎波里和国民军旗下重镇班加西之间,同时位于利比亚海岸线中部的该市还是该国“石油新月”地区的西部门户,也是控制锡德拉、拉斯拉努夫、玛莎·布雷加和祖维提纳港口的必经之路,这些地区共有11个石油管道和3个天然气管道直通地中海。这些地区被称为利比亚的“石油新月”,储藏有全国60%的油气资源,占领苏尔特就可以轻松地占领一条长达350公里的沿海地区,一直延伸到班加西,并掌控沿线的管道、石油精炼厂、码头和仓储设施。在战前,利比亚财政收入的96%来自石油及其衍生品,控制“石油新月”地带、牢牢把控石油收入,将对利比亚今后的战局发展起到关键性作用。

上一篇:印度北部两个邦遭遇雷暴 已致至少107人丧生
下一篇:美国得州宣布暂停进一步“经济重启”

网友回应

关注无极荣耀注册平台!

关注无极荣耀注册平台!